红二

还有啷个管的到老子?

【读书笔记】why we punish (part 2)

开始面露疑惑地捞我自己


今朝没酒早点睡:

申诉完又把我放了???




lof审核机制怎么能这么傻的(邓布利多摇头.gif)




红二:



我们要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(ntmd




趁管理员还没上班,走着




先澄清一下这连文献综述都算不上,这算是带着自己理解的文献归纳(




我其实是个菜比,大佬名字我还没写,只是因为太长不记得了_(:з」∠)_




btw应该,还,挺好懂的吧


好 看起来我被加班加点地屏蔽了


我把读书笔记全文整理进part 1里面的部分了,但是我不敢重新编辑,我怕我又被盯上


【读书笔记】why we punish (part 2)

我们要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(ntmd

趁管理员还没上班,走着

先澄清一下这连文献综述都算不上,这算是带着自己理解的文献归纳(

我其实是个菜比,大佬名字我还没写,只是因为太长不记得了_(:з」∠)_

btw应该,还,挺好懂的吧

读书笔记 (。

之前说过的criminology读书笔记。

我们本来也不用这样对吧。

我们要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(ntmd

我已经佛了。大家就。。。趁热乎看吧。

很好。lof。你妈炸了。


吃完饭我来搞WordPress。


半夜实在睡不着,只好爬起来学习,写最近刑罚理论的读书笔记,主要是关于“我们为什么要惩罚罪犯”的一些理论总结。分为报复论和结果论(这个中文可能不准确),有人要看这种东西吗,如果有人我就用中文写。

我真的要变成学习博主了吗。


已经写完了 太艰难了 请看我主页

dangerinlovingu:

好的朋友们,有些人应该知道这个号是红二的小号,现在这个号就是我的平日说书专场了,充满了废话、政治不正确、反鸡汤、颓废、洗脑、价值灌输和逻辑强暴,这不是演习,请无关人员赶快撤离现场



hhhhhhhh缓解看reading list压力而写的沙雕,千万不要打我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来到伦敦以后,我的龙病了。

又吵,又闹,不听话,嫌地方小,嫌光线暗,嫌下雨湿,嫌上课时间长,嫌我做饭难吃。

上课时候,大家的动物都乖乖坐在教室后面,我的龙从桌椅地下滑行过来,脑袋从我和隔壁塞尔维亚妹子中间升上来,把两条胡须和大脑袋放在课桌上。

我说:“嘘!”

龙说:“嗷!!”

塞尔维亚妹子尖叫:“啊!!!”

我的龙半条身子在教室后面贴着墙面,半条身子在前面,把爪子收起来,用肚皮在地上滑行,鳞片擦过别人脚踝,好像一条巨蟒。

我赶紧说:“没事,没事,它可能只是饿了。”

龙配合地点点头,把我的书包吞了下去。它的脖子上鼓起一个肿块,一直滑行到身体中间,然后到教室末尾,这个肿块把桌椅板凳撞得歪七八糟。同学们面露惊恐。

我说:“oops."

话音刚落,半个教室的人都站起来,远离了我和我的龙。

教授就很和蔼地问我:“Hong, what do Chinese Dragons eat anyway?"

我一时间卡丽熙上身,脱口回答道:"whatever they want."



我带着我的龙被礼貌地请出了教室,忧愁地走在伦敦的大街上。

我数落我的龙:“你看看你怎么回事!这是你今天的第三个错误!”

龙不服气:“嗷!”

我说:“今天做饭的时候,你喷火烧了我的水煮青菜。就算你不爱吃青菜,你也不能这么干。青菜是很贵的。”

龙说:“嗷!”

我很气:“谁要毒死你?水煮青菜怎么会吃死龙?还有,我说不许出去玩,是说全身上下,一个指尖儿都不让出去!你把尾巴留在家里,脑袋探进别人窗户,是怎么回事?“

今早,我的门砰砰响。

“小姐," 黑人小哥提着龙脑袋说,”是你的宠物在我们宿舍降水吗?“

我一看,他的龙脑袋是从三楼牵下来的。

于是我道歉说:”对不起,我实在不知道。“

于是我向他出示我无辜的证据,一条龙尾巴,被狗链子拴在我床头。

我正要继续和龙算旧账,龙忽然嗷一声,兴奋地就上了天。我伸手一抓,只抓住了尾巴尖,好像提溜着一只气球。

我连忙大喊:“鸽子不能吃!!!!”

上千只都是女王的合法财产。

已经晚了,我的龙喉咙里咕噜一声,吞进了肚子。

于是我垂头丧气领着我的龙去交罚款。在警察局,我看见了许多同样垂头丧气的狮子,美洲豹,冰原狼,北极熊之类。一个个打着蔫儿。

我跟隔壁的小姐姐搭讪:“肉食动物太难了!”

隔壁的小姐姐点点头,小姐姐肩膀上的秃鹫也点点头。身体直立不动,脑袋前后平移。


交完罚款回家,我的龙就抑郁了。

我的龙成天腾云驾雾,鳞片本来是湿漉漉的,这两天一摸,特别干燥,我试着掰一片鳞片,那个触感好像干脆面。又好像麦片,又好像玉米片,又好像品客薯片……

脑子停一下,像个主人的样子。

于是我跟龙谈心。

我说龙呀,龙呀,你不要闹小孩子脾气,我知道你是神兽,但是我们既然背井离乡,就要有一点international的视野,我们要有diversity,我们要有resilience,我们要有tolerance好不好?

龙把头放在我膝盖上,摆头,呼噜呼噜喷出很多白雾,好像一个热水壶,又好像一个蒸汽机。

蒸汽喷多了,从我房间飘散到外面,灌满了屋子,飘到天花板的烟雾报警器上。

整栋房子突然火警大作,我的邻居都穿着睡衣拖鞋疏散到了外面。

我没走,低头看着龙,十分绝望。

龙也看着我,十分绝望。

龙说,咕咚咕咚。我知道它要说啥。

它说:我想不通。


我自从出国以后废话逐渐变多,打算开子博专门说废话了✌阅读材料多但是很快乐,过得非常现充

ps.谢谢评论里的大家,我现在知道怎么去看边沁先生的脑袋啦!

不要抵抗

以下内容好为人师嫌疑过大,是一点情绪调节经验,朋友们可以不看不点推荐,就随便讲讲这样

今晚上和新室友聊天,上头了以后借酒给她俩灌输了一波我的欲望理论,给好好的两个姑娘都整懵逼了。因为这俩不是文科生,没有足够的语言来对抗我的歪理学说,一通洗脑之后我好爽。

这个欲望理论是我用来自我调节焦虑的,大概的中心思想在于人不要对抗自己的欲望。你可以诱导、欺骗、影响,但是不能对抗。因为做为人这个物种,很多东西都是基因里固定好的,有一种本能,从这种本能中出发的欲望,你不要抵抗,要接受它的合理性。

比如说作为一个人,A对于社交和亲密关系会有一种需要。但是由于A觉得不太擅长,或者觉得社交好累,A可能不喜欢这种需求。但是必须承认,A做为一个human必须要经常和人待在一起,这是物种的集群需求,A要是不满足这种身体上的本能,心理就要出问题,比如一个人待久了容易想不通想不开,做什么事情不容易有效率。这种情况下就接受一下你的本能,找两个朋友讲讲话,时间不用太长,刚好到自己觉得够了就可以了。或者说实在是自闭到不想和人讲话,就找个朋友在你边上坐着也可以,不然心理容易出问题,不信邪的可以试一下。如果48小时不和人讲话,再独立的人也会觉得不爽。这是网络聊天缓解不了的,需要跟活人交流。这是一种生理需要,不能抗拒。

还比如说,有人有一种成就感需求。有的人可以坚持做一个不见成效的事情做很久,但是我不行,我需要持续性的正反馈。所以在我必须不断地做一个事情,但是我知道短时间内不会有反馈回来,我就通过其他手段欺骗一下自己。比如说我复习考试,时间很长,这中间我都没有正反馈,于是我就通过写个好文,拿很多赞来补足我的成就感。或者说给朋友做个饭,被一顿狂夸,来满足这个问题。或者说刷题计算正确率提升来获得成就感(当然前提是你正确率确实提升了)。不要抗拒你这种考试复习周期中的焦虑,因为这个是完全正常的,来源你对正反馈的需要。要是试图抑制,会搞得自己很痛苦。只能欺骗一下。

还比如说有时候想谈恋爱。这也是比较正常的,因为你作为一种自然生物会有繁衍后代需求。这时候如果找不到恋爱谈一下,强行对抗这种本能,人就会活得非常酸,路上看见两条狗在卿卿我我都要酸一下。这种时候就欺骗一下自己,说我老公是陈坤之类的,这个手段各位都比我熟悉,就不赘述了。

以及,做为人会有一个追求意义的欲望。比如说A觉得老工作工作,日子没什么奔头,如果一直顶着这种疑惑,持续工作,心理上就容易出问题。但是如果A给自己设定一个标,比如我这么努力是想有钱以后辞职去伯克利学音乐,虽然A知道可能不会真的去,但是只要他这么相信有一个人生目标,苦兮兮攒钱的时候就会比以前舒服很多。想象有娃要养,想象要买猫都是同理可证。或者B老觉得苦兮兮学习没有什么目标,可以设定一下,将来赚钱了跟喜欢了的人同居,或者说将来要有旷世奇才为科学发展做出贡献,或者成为一个小说家之类的。虽然不一定真的会达到,或者也没设定好到达的方式,但是只要有终点存在,焦虑就能被极大缓解。

如果从这种欲望理论出发,很多事情就非常坦然。比如说,我觉得我社交能力不太行,我好难过,但是我本性就是不太喜欢热闹,不爱跟人待在一起,就不要去正面抗拒这种欲望。减少社交的频率 、次数,限制在有质量的几个,这种缓慢的纠偏会让事情变好。或者说我就是忍不住有点控制狂,也不要暴走,通过对其他无关紧要事情的控制来缓解欲望,转移注意力,比如说养很多花,严密伺候,花又不会反抗你的控制。这种手段能有效缓解自我厌恶和焦虑(对我来说),如果我特别想做某件事情,一定有我身体里自己的原因。可能和激素有关,和基因有关,和累积的情绪有关。在我理解我为什么有这种欲望之前,首先能做的就是:不要抵抗。

这就是今晚我炸鸡吃撑了的原因。







为什么我一讲人生经验就涨粉,你们到底干嘛来的?我就这么擅长洗脑吗,写文不是我的发家致富之路,我应该去搞传销

陷入新的怀疑:我现在这种生存状态不会影响我的写文生命吧

没有不平,没有欲求不满,没有强烈感情波动,很平,很满,很佛。

佛到写东西完全走不了心,只有搞猎奇恐怖故事能带给我快乐。之前如果我要走心,就把原来的一些人生经历拖出来消费一下。现在这些经历消费起来已经完全一点也不痛了。

昨天跟我妈电话,我妈:要生两个小孩呀,一个给我带,一个给你公婆,不然我会很寂寞的。

我一边暴力修吸尘器一边说:好的,生,生四个。

我妈:你是不是在骗我?

我:没呀

前天室友跟我诉苦:大哥,保持亲密关系太难了

我买着菜说:对呀

室友:草,我意难平

我:别自卑,你对A,你很平。

室友:为什么人会想谈恋爱?

我:因为你有繁衍后代的本能。

室友:那为什么谈恋爱这么难?

我:因为我们没有保持稳定关系的本能。

室友:?

我:保持亲密关系是违背天理伦常的。事实上,你知道很多母海豹都会避免和同一只公海豹交配,这是为了基因多样性和物种生存考虑。

室友:你是在论述出轨的合理性吗。

我:不要抵抗。不要抵抗。接受,接受你的本能。

ps鬼故事应该没有后续了因为我试了一下好像写不出。朋友们我们下个坑再见。